第00章 庆王爷

在龙烈血和楚震东的谈话中,最初从‘五禽戏’开始,楚震东只不过是想借机考究一下龙烈血,楚震东自己想看看,这个一见面就让自己有了好感的年轻人是不是只虚有其表,龙烈血在食堂的表现,虽然让他印象深刻,但也不排除是一个人急智之下所为,今天的相遇,也有可能不是巧合,这样的事,在以前,楚震东已经遇到了不止一起,一些别有心计或自负才学的学生常常用这样的办法来接近自己,而让楚震东想不到的是,他应情应景之下所出的一个考究龙烈血学识的关于‘五禽戏’的‘试题’,龙烈血想都没想就随口而出,引经据典,无懈可击。如果这样的试题是写在纸上龙烈血再回答出来的话,那效果与此时的‘口试’相比又何止差了千倍,在这里,不能查资料,不能翻书,不能作弊,除非他事先就知道自己想问什么然后再去准备了一段时间,但这样的事情,可能么?就算是神仙也没这么大的本事吧?再后来,两人又围绕着楚震东的那篇论文谈了很长的时间,龙烈血对那篇论文的理解程度让楚震东有些吃惊。‘五禽戏’,再加上由龙烈血的历史专业所引出的关于楚震东那篇论文的讨论,这两个都是偶然的话题,但龙烈血的表现实在是让楚震东感到了惊讶,排除了事先准备的可能,那么唯一的解释,也是让楚震东感到震惊和兴奋的一个原因,那就是面前这个看样子只有十七八的少年有着与他的年龄不相符的,甚至是已经远远过他年龄的才华与学术素养。自己刚才的那个不着痕迹的探讨‘五禽戏’的问题,放在学校里,就算是那些终日埋头在故纸堆中的老学究恐怕也不能如此流畅的脱口而出,而眼前这个少年却做到了。还有那篇《论学校本位制与教育的未来》的论文,在学校里知道的人更少,但面前这个少年不光知道,他还对那篇论文有着深刻的理解和独特的看法,除了少数几个好友,楚震东还是第一次与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讨论这个问题。

“那次事以后,贾长军没过三天就被免职了。”

也有人心存隐忧,低声说道:“不知道生存测试的规则是什么,来参加入馆考核的人这么多,到时候对我们能否进入华夏武馆有没有影响?”

庆王爷  随即大奔启动,就往王乐的半山别墅住处行驶而去。

顾天扬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在他们下场以后,没多久,最后的两批队伍也表演完了,隔了几分钟,训练场内的大喇叭开始响起了音乐,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到了。

小胖那一晚几乎没有睡着,一躺在床上,他的脑子里浮现出来的都是龙烈血所说的开网吧的那件事。一大早的,他就起床了,跑到宿舍外面拨通了他老爸的电话,开始的时候,当他说自己需要十万块钱的时候,还真把他老爸吓了一跳,小胖他老爸没有小胖开始时想的那样容易说服。

也许是洪武自己的心里作用,至少方瑜并没有多理会他,而是很快进入老师的状态。

庆王爷  如果不是相当于武道地阶初期修为的公爵吸血鬼,那位长老吸血鬼就不会说重赏,让他们晋升到相当于武道地阶中期的领主级吸血鬼了。

庆王爷  客厅里,穆熙永等人感觉到闷湿的空气中,有寒风扫过,身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怎么都消不掉,仿佛已经看到眼前的这位爷站在尸山之巅俯视着他们。

知道龙烈血性格的葛明连忙接上了许佳的话茬。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您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洪武笑道。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胡说,我看明明是对着我在笑,我可戴着隐形眼镜呢,不会看错,你也不看看你,长得没我帅,人家又不是近视眼,干嘛对着你笑!”

龙烈血他们的这辆车里很热闹,出于少年心性,大多数人都在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议论着军训的种种,龙烈血坐在这辆车的倒数第二排,眼神淡淡的看着车外往后飞退的树影和田野,车内的喧闹,到了他这里,就好像自动地从龙烈血旁边开着的车窗里面溜走了,龙烈血对车内的热闹似乎未有所觉。

一片松林中,一个三角眼年轻人低声嘀咕道,在他的身边则是一个四方脸,看上去稍微沉稳一些的年轻人,两人并肩而行。

“身份地位?”胖子神经质的挥了挥手,“我这算什么身份地位,大学毕业到现在,混了几十年,才熬到了一个小小的研究所的所长位置,到了现在,以前学的东西差不多全都丢下了,我已经不可能再在学术上有什么创见,我自己又没有什么背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研究所的所长的位子,都有不少人在惦记着。身份地位?那只是说着好听而已,上面的人一个不高兴,我就要回去养老,即使拼死拼活的做出成绩交了上去,那有怎么样?妈的,功劳永远都是别人的,永远都是上面领导有方,下面才能出成绩。在以前,三分钱一朵的大红花,再加上两毛钱一张的奖状就就把你打了。现在怎么样呢,你再怎么厉害,贡献再怎么多,最多奖你个七万八万的,再给你评个什么奖就你也就顶天了,那点钱够做什么,还不够人家带着小蜜去境外的赌场打一圈麻将呢!”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quntan-gree.com/book/83944/7514632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