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ayumu-顶点小说网

第10章ayumu

  王乐似笑非笑的扫了眼黄胖子和郑歌,道:“如今小弟已经得到了这套古法炼体之术,接下来该如何处置,二位哥哥最好还是去问问门中的师长。”

  如今放松下来,仔细回想先前通过破妄法眼对那遗址空间的透视观察,给王乐的感觉就是那里除了难以想象,仿佛能自成一方天地的大以外,还是就是给人带来一种无法言语来形容的苍凉和绝望感。

坐在车里,放松了一下心情,丁老大不由得又想起三年前那个恐怖的夜晚,县城里最凶残狠毒的帮派就在那一夜灰飞烟灭。老百姓们奔走相告,道上则流言四起,青蛇帮的凶名在当时足以止小儿夜哭,让大人胆寒。而青蛇帮一夜之间的覆灭除了给大家带来“惊喜”以外,更多的则是迷惑,没有人会相信青蛇帮会莫名其妙的因一场“意外的”火灾而灭亡,这种说法,除了骗一骗那些相信老天开眼,天降雷火以灭恶人的愚夫愚妇之外,没有人会相信。道上的人,除了自己,又有谁能知道那一夜的真相。就连县警察局的那一堆人,除了庆幸青蛇帮消失意外,明明知道这事有很多疑点,但也没有人愿意或是敢追查下去,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不需要说得明白,明白的人自然会明白,不明白的人也没必要和他说。出来混的人,无论黑白两道,大家都明白这样一个事实,所谓的道义公理之类的东西,完全是在放屁,出来混,凭借的就两个字――实力!青蛇帮有实力,所以他可以在县里横行无忌,所以它可以欺男霸女,所以它可以杀人放火,你占着道义公理又怎么样,你不会比别人多一条命,刀捅在你身上,你一样会流血、会疼、会死,它不会因为你穿的衣服不同而改变。青蛇帮的灭亡再次印证了这个道理,可以在一夜之间无声无息的灭掉青蛇帮的人或者组织,他们的实力,不是罗宾这个小县城的谁可以对抗的,没有人会去自找麻烦或是找死,特别是为了青蛇帮这样的帮派。也因此,把青蛇帮烧成灰的那一把大火官家把它定义为“特大消防事故”,既然连责任人都死得干干净净,那自然不可能再去追究谁的责任了,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气了。道上更是各种消息满天飞,比较能让大家接受的说法是青蛇帮得罪了外地的强悍帮派,被人家派人来灭了门。自己知道真相,可自己不能说,更不敢说,现在在“家”里,就是自己最亲近的豹子与老六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在青蛇帮混过几天,更是青蛇帮那场劫难的唯一幸存者,就算经过自己这几年的打拚,有了今天的地位,手下有了这么几十号能打能拼的小弟,但自己从来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做事都给人留几分余地,青蛇帮以前那一套自己更是沾都不沾,如果手下的小弟有犯戒的,帮规可不是说着玩的。因为这样,小弟们尊敬自己,道上的黑白朋友们也都卖自己几分面子,就是县城里的普通老百姓,对自己的帮派也没有太多的恶劣印象。大家都以为是自己治帮有方,可又有谁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少苦衷啊!在别人都以为让青蛇帮覆灭的人已经远遁天涯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那人依然如猛兽般静悄悄的伏在县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露出血腥的獠牙把触到他逆鳞的人扫入地狱的最深处,青蛇帮的灭亡就是前车之鉴,自己不想再重蹈覆辙。而在猛兽身边觅食的准则之一是不要太嚣张,更不要侵犯到猛兽的地盘,这也是自己再三拒绝豹子他们提议在县城的学校里展帮会成员的原因。自己和那只“猛兽”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凭借人数就能弥补得了的。而这次,那个叫刘老二的杂碎,硬是使着劲儿的要把大家往火坑里推,往绝路上逼,还好自己的小心再次救了自己一次,回去以后好好的查查那个刘老二的底细。外面这条路就是那个人经常走的路么?

ayumu“对……对……对不起,我知道……这个……电……电脑……是很贵的。”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所以这个当下,关于猎杀吸血鬼获取战功积分的事情,在王乐脑海里转了一圈就抛之脑后,更多的则是在想着那湖泊地底深处的遗址空间。

队伍里没有声音,也没有人站出去。

ayumu  半晌后,隐身的王乐挥去脑海里翻腾的杂乱念头,掉头就钻进黑夜当中,再次进入崇山峻岭继续猎杀吸血鬼。

ayumu  “姐夫,为什么?”穆熙虎壮着胆子问道。

  穆熙永和徐耀扬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点头称是后,就率先告退,待在这儿,实在太过压抑,还是先避开的好。

事实上,这些金色的火焰都是金色元力雾化的状态,并非真正的火焰,如今金色元力都被洪武的身体吸收,化为了最本源的力量,令他的血肉骨骼,血脉脏腑都经历了一次蜕变。

只不过华夏武馆人多,洪武和刘虎大多数时间又都在修炼,因此今天还是第一次碰到。

可以说,每一种秘术在施展的时候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越是强大的秘术付出的代价也越是惊人。

“大河上百条,尽皆浩荡百万里,鲲鹏击天,不过沧海之一粟,九万里难以击穿苍穹,如果真的存在,那这个世界至少是地球的上千倍大小。”洪武震撼,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一击不中,徐涛冷哼一声,再次扑了上来,只见他指掌间劲气吞吐,气势凌厉,一双肉掌似乎真的化为了刀锋,在空气中划过,卷起一阵尘土,蓬勃的劲气更是吹得一簇簇花草摇曳不停,叶片纷飞。

各种兵器落在变异豺狼的身体上都被震开,它那青色鳞甲极为坚韧,远不是这几个最高才八阶武者的武修能够破开的。

  因为通过刚才破妄法眼的透视,王乐根本就没发现进入地下遗址空间的门户。

第二章 父与子 --(6465字)

“先生请讲。”洪武道。

车队在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当他们的车队在接近到祁连山草原边上的演习场地的时候,坐在车上的龙烈血,还看到几只蹦蹦跳跳鹅喉羚。

“这一次我直接用飞刀。”洪武再一次扑向魔兽群,不过这一次他学聪明了,根本不和魔兽纠缠,远远的就是一柄飞刀射出去,要是一柄飞刀不行还会有第二柄,第三柄飞刀......

ayumu连续的变故,厮杀与奔逃,洪武自己也累了,他盘膝而坐,运转《混沌炼体术》恢复体力,不知不觉间自己也睡着了。

隋云说完,就打开车门下了车,龙烈血也跟着下去了。两个人在基地内慢步了起来,那辆吉普车慢慢的落后二十米跟在他们后面。

古城中街道纵横,全都很宽阔,足有数百米,街道旁边的房屋也都极为庞大,穹顶高耸,气势滂沱,为青黑色巨石砌成,历经无尽岁月,已经散落了一地的石粉,上面许多雕刻都不完整了,只能依稀看到一些勾画,描绘出一幅令人惊心动魄的画面,太过玄奇了!ayumu

  所以现在静下心来后,王乐开始理智对待明天月圆之夜,是否偷偷跟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地下遗址空间里面。

ayumu看龙烈血还没明白,文濮只有把自己的想法挑明了。

“别废话了,其他人都冲进来了,别忘记洗澡的时间只有五分钟,还有啊,你可别把袋子给湿了!”

“不知道孙先生能不能战胜那头魔兽?”洪武忧心忡忡,不愿意就此离去。

看他的那个样子,他似乎在等什么人。

小胖看着龙烈血,以他的脸皮之厚一时竟然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穆熙永和徐耀扬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点头称是后,就率先告退,待在这儿,实在太过压抑,还是先避开的好。

这里,应该就是修炼《碎星诀》第七层的一个难题了,那些丹田中的真气在旋转着的同时,也在不停的改造着丹田的容量,而自己的真气的增加度,现在虽然已经比过去快了好几倍,但真气的增加度,却始终赶不上丹田容量的增加度。要增加真气,就必须以更快的度来运转和吸收天地元气,让天地间的元气为自己所用。但要想达到更快的运转度,除了经脉的拓宽以外,最有效的办法是增加丹田中真气的饱和度,根据自己这些年的经验来看,丹田中的真气越饱和,从丹田中运转出的真气回到丹田的度也就越快。可自己现在遇到地问题就是真气增加了,丹田却也变得更大,丹田中真气的饱和度始终无法提高,真气运行的度也无法明显的加快。这似乎陷入一个死循环中了,不过这一关,第七层就始终无法突破,《碎星诀》第七层的最终目的――脉轮,就无法在自己身体中形成。

  王乐不置可否的淡淡回答道:“不为什么,你这次是来港岛旅行,就不要再问了,交给小永和耀扬来处理。”

“哦,对啊,老大我早就想问了,还是瘦猴记性好,想得起来问老大!我和瘦猴还打赌,赌十块钱,今天晚上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谁先开口的。”

被子叠的有些不整齐?

小吴的回答没有错,但这却不是老警察需要的答案,更不是老警察问他的目的。

顾天扬只给自己的饭盒里打了一小“坨”那种东西,与其说是打来吃的,还不如说是打来研究的,当他对着那东西了半天的呆后,他终于相信那些东西是面条,至少,他们曾经是面条。

ayumu  “这世上说到头,怕的还是狠人,如果懦弱一点儿,就会被吞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狠,每个人都自己的手段,例如运用手里的财富,或是权力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力和狠辣。”

  此时王乐通过刚才的聊天,就已经知道眼前这两只吸血鬼是价值十个战功积分的公爵吸血鬼。ayumu

“修为突破到武者七阶,我的战力也提升了一截,特别是得到了飞刀‘绝命’。小≧说网”洪武心中默默的思忖,仔细盘算自己如今的修为与底牌,将之统一起来,衡量自身的战力。ayumu

老样子,男人聊起这个话题就能找到共同语言,时间也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顾天扬的上下眼皮又打起架来,葛明最后也有些熬不住了,顾天扬只说了一句,“你先盯着,我趴在桌子上睡一下然后再换你!”就睡着了。

  王乐深深看了眼黄胖子和郑歌,狡猾的说道:“相信二位哥哥不会让小弟在接下来的这场交易当中吃亏。”

  “这世上说到头,怕的还是狠人,如果懦弱一点儿,就会被吞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狠,每个人都自己的手段,例如运用手里的财富,或是权力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力和狠辣。”

  眨眼之间,王乐的脑海里就涌进了海量的陌生信息,正是记录在白色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我不是个唯物质论者,刚到学校,4o平米的单身公寓再加上差不多5ooo元的月薪,已经可以让我在这里很好的生活了,我的离开并不是因为物质上的原因。如果说非要找一点物质上的原因的话,我唯一有意见的就是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一个专门的实验室,我知道这不是您的原因,您也一直为实验室的事在努力,但我在上课的时候,真的很难用几张简单的图片来向学生们说明什么是netc系统,怎样来架构机床伺服,但我的学生很聪明,可以说,他们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勤奋的学生,他们有着崇高的理想,他们满怀激情,这是让我感到安慰的地方。和他们在一起我很快乐。

“你……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可不要乱来……我是……”

从第一柄飞刀击杀了一个青衣人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因为洪武来了。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

“这好办,你把现在写记录下来的东西留着,谁要感兴趣的话你就把它丢给谁伤脑筋去好了!”

“我想你的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意义,我就是说自己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你也分辨不出,而且,你不觉得在问别人名字的时候自己先说出自己的名字比较礼貌吗?”

“不了,时间紧急,我们在车上随便吃点吧!”濮照熙对着小饭馆的女主人歉意的笑了笑,“饭吃不成了,你这里有没有压缩饼干和矿泉水,给我们一样来两份,我们带走!”

ayumu  “小虎问的对,王哥为什么偏偏就挑了苏家立威?”

可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可没有什么高深的修炼法门和武技,以前都是在网上见到一些武者施展武技,那种强大的威力让他们羡慕无比,如今他们终于也有机会学到高深的修炼法门和武技了,怎么能不激动?

  “要是这世上真有烛龙的存在,那么同样贵为神兽的真龙也就存在了。”隐身的王乐默默在心中想道。ayumu

“秘术!”洪武看向方瑜,不由得心里一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